我和公公的故事《四》 第1章

  陈娇雪觉得公公的肉棒突然变得更粗了,动作也起伏得更快,她被公公干得欲仙欲死,蜜穴的嫩肉也越缩越紧,她使劲用手掐着公公背部的肌肉,不知道是想公公更用力地干她,还是想让公公停止一下,免得被老公察觉。
  但随着公公肉棒快速抽插而产生的快感如波涛汹涌的来临时,她再也忍不住了,紧紧地搂住公公,全身直颤,她狠狠地咬在公公宽阔的肩膀上,体内的蜜汁如同山洪暴发,一股一股的冲击在公公火热的龟头上,再顺着粗长的肉棒流出体外,把屁股都沾湿了。
  欧阳雄双手紧紧地抓住儿媳那两瓣富有弹性的屁股,胯下的肉棒死命地撞击着儿媳的蜜穴,仿佛要把这好多年没发泄的欲望,通通的在儿媳身上发泄着、征服着。
  就在儿媳达到高潮喷出蜜液而阴道剧烈收缩时,他再也忍不住了,一股浊精猛地喷发出来,全身颤抖的趴在儿媳身上,不时地还抽搐了几下。床底下,一对赤裸的公媳,就这样下体紧紧连着,各自的胸口激烈起伏着,都在慢慢着回味着刚才的激情与快感。
  欧阳光明关掉手机,看到老婆不在床上,有些疑惑的说道:「老婆去哪了?去上厕所了吗?」他也没多想,以前老婆也有半夜去上厕所的习惯。他太困了,倒在枕头上,不一会儿又睡了过去。
  可怜的他不知道,她老婆不是去上厕所,而是就在他的睡床下面,跟他父亲在享受那男女之欢呢!跟他的父亲一起攀上那性爱的巅峰……当窗外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声时,欧阳光明就醒了。他一看时间,马上爬起来。今天早上有个重要会议要开呢,他不在可不行。他看了看还在熟睡的老婆,心里很纳闷,平时老婆都很早起来的,今天怎么还在睡?难道因为我出差那么久,回来了,所以让老婆很有安全感?欧阳光明自我得意的想着。可怜的他不知道,他老婆昨晚已经给他带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大帽子,还是他父亲给的。公媳俩奋战到最后,陈娇雪不止是爽而已,高潮不断。都快虚脱了,毕竟欲望压抑的太久了,爆发力也是难以想像的。也幸好欧阳雄还很健壮,性经验丰富,再加上平时懂得修身养性,所以,才能征服儿媳这朵娇艳而又充满禁忌的花朵。陈娇雪睡的特别安详,仿佛,昨晚的那场激情,只是一场春梦而已。春梦了无痕。
  欧阳光明看着熟睡的老婆,不忍心打扰这个睡美人。自己起床洗漱完毕,发现父亲也同样还没起床,只好自己冲了杯牛奶,吃了块面包,留下个字条就匆匆上班去了。欧阳雄伸了伸懒腰,抬头看了看窗外,才发现已经日上三竿了。但他还是懒洋洋的不想起来。他摸了摸一些沾在阳具上的白色颗粒物,放在鼻子上轻嗅着,那是儿媳高潮喷出的液体,欧阳雄不想洗掉,因为他怕那只是一场梦,梦醒了就什么都不存在了,他要留着做证明,证明昨夜的疯狂是真的。
  毕竟,昨夜的事对他来说,更像一场梦。欧阳雄笑得很开心,昨晚的激烈一夜情是真的,自己真的得到了儿媳。那么,以后,欧阳雄想到以后的日子,心里顿时火热一遍。带套不算乱伦啊,欧阳雄喃喃地说着,眼睛却是越来越亮了。
  欧阳雄起床后,发现儿子的卧室门还是关着的,又看到儿子留下的字条,才知道儿媳还没起床。他自己动手煮了两碗鸡蛋瘦肉面。一碗留给自己的,另一碗是给儿媳的。他吃完面后,发现儿媳还没出来,如果??太久的话面会糊的。欧阳雄决定去喊喊儿媳。他来说儿子的卧室门前,轻轻敲了下门,说,「小雪,该起床吃饭了。」里面没答覆。又重复问了一下,还是没反应。
  他拧了拧门把,推门进去了。
  原来门并没有反锁。「儿子这个坏习惯啊」欧阳雄感慨道。
  陈娇雪在公公起床的那一刻也醒了,但她就是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眼睛看着天花板,心里却在回放着昨晚的那一幕。快乐,后悔,激动,惭愧。兴奋,什么感觉都有,她的心很乱很乱,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真的是个荡妇?

  我就那么饥不择食?连公公也要?这样做对得起自己的老公吗?如果让外人知道了,那这个家也就毁了,怎么办?陈娇雪心乱如麻,如果不是下体稍微有些红肿,她会认为昨夜发生的一切只是个春梦,但现实提醒她,那是真的。
  但是,真的太舒服了,陈娇雪心里的令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那是一个叫欲望的恶魔在发表她的看法,那肉棒好粗好大啊,被它干的太爽了,结婚到现在还没这么爽过,老公更是中看不中用。以后如果天天被这可爱的东西来捅捅,那是多么快乐的事啊。有一就有二,被公公干上了,如果他想要我该怎么办?就在陈娇雪内心交战的时候,传来了公公的敲门和问候声。陈娇雪现在还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公公,也只好假装听不见。) 翻身侧趴着,拿来一个抱枕蒙在头上,只是她没想到,老公出去居然没有反锁,公公居然推门进来了,她听到开门声不禁暗喊一声糟糕,身上更是不敢动了,只好假装自己还在沉睡之中。欧阳雄的眼光闪闪发光,正在全方位扫瞄着床上的睡美人,儿媳就那样册躺在床上,身上穿着半透明的真丝短睡袍,从后面看,那文胸的背扣,那小小的内裤,都看得到七七八八,有穿等于没穿一样。
  但这半掩半露才是最诱人的。那修长的玉腿,就那样横跨在床上,一条玉腿伸直着,而令一条玉腿腿却是弓着的,但是因为这睡姿,那浑圆的臀部显得更翘更丰满了,那泾渭分明的弧线,把那两瓣诱人的翘臀分割开来。睡袍很短,只是盖住臀部,那大腿以下的部位就全暴露在空气之中。肌肤白里透红,甚至仔细看下,都能隐约看到一些青色的筋脉。欧阳雄可耻的勃起了。他有些无奈,现在的自己,就好像年轻了几十岁,仿佛又回到了那激情的岁月。
  而这一切,都是床上这美艳妖娆的儿媳妇带给他的。
  那邪恶的大手,就这样,轻轻的抚摸着,从那小巧的玉足,到那粉嫩的大腿,来回的摩挲着,感受着那虽然稍微有些凉但滑嫩充满弹性的,属于年轻人的活力肌肤,这是在自己老婆身上体验不到的,那皱巴巴的皮肤,欧阳雄认为,那肉已经死了,现在和儿媳对比一下。更是觉得,那能算是肌肉吗?不过是一堆快进黄土的朽肉而已。终于,那大手缓缓的探进睡裙里,攀上那丰富浑圆的屁股,隔着小内裤,来回抚摸着,毕竟还有点布料隔离着,所以,那邪恶的手指轻轻的划过内裤的边缘,溜进那滑嫩弹性的臀肉,那紧贴着的小内裤,由于有一只大手伸了进去,所以倒像是一只老鼠藏在地毯内爬来爬去。那大手就在那丰臀上面揉捏着,昨晚的激情,让他抛开了顾忌。变得越发大胆了。
  欧阳雄细心的发现,从他进来后儿媳就一直保持这个睡姿,这可有些不同寻常。当他的大手在那翘臀上肆虐时,那皮肤居然由白变成微粉色了,还起了一些鸡皮疙瘩。这才知道,儿媳早就知道他进来了,只是在故意装睡,不禁低低的笑了起来。
  陈娇雪知道穿帮了,反身过来,却把那邪恶的大手压在屁股下面。她脸色微红,有些气恼的道,「爸,你怎么可以这样。」欧阳雄嘿嘿一笑,往儿媳的翘臀捏了一把,才抽出手来,放在鼻子上嗅了嗅。
  淫笑的说,「小雪,你真香啊。」陈娇雪起身坐了起来,她低着头,微微的说,「爸,我们不能这样,我对不起光明。昨晚的事就当作一场梦吧,现在,你还是我的公公,我还是你的儿媳。
  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如果,如果你还这样,我,我就离开这里了。」欧阳雄有些错愕,儿媳的转变快得让他反应不过来。难怪人说女人心海底针,他看着一脸坚决的儿媳,决定以退为进。先稳住她,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有一就有二,这美艳的儿媳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总有一天会在他身下辗转缠绵的。

  他轻轻叹了口气,说,「对不起。」然后,转身慢慢的走出房间。陈娇雪看着公公走出房间,才舒了口气,心里非常复杂,昨晚的疯狂历历在目,但那是禁忌的。
  但想到公公那巨大坚硬的肉棒,下体又好像湿润了,她羞涩的夹紧了大腿,暗骂自己,「你呀你,真是不知羞。」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公公,发生了这件事,以后相处都很尴尬的。而公公那火热的眼神又让她忐忑不安。她不想对不起那爱她的老公。怎么办呢,陈娇雪很纠结。
  陈娇雪回娘家了,这是她暂时想到的办法。她不敢面对公公,还有她的老公,只好选择回娘家小住几天再说了。偌大的别墅,儿子又经常不在家的,所以就只剩下欧阳雄一个人。
  不过欧阳雄倒是自得其乐,只是儿子的房间就成了常客,儿媳的那些性感的内裤,蕾丝的,透明的,还有丁字裤,都逃不过他的蹂躏。那透明的,薄如蝉翼,或肉色或网状的丝袜,都是他打飞机的好东西,当然,他可不敢射在上面。
  让他惊喜的是,他居然搜出一件红色肚兜,上面绣着鸳鸯戏水的图案。欧阳雄直接收藏了。电脑,属于年轻人的,但欧阳雄多多少少也会用一点,只是不常上。
  一般上电脑就是看看时事评论和看看一些老电影,另外就是上色站了。当然,点击比较高的当然是公媳乱伦的片子了。欧阳雄无所事事,就到书房上电脑去了。
  打开电脑,桌面上有个图片的文件夹,好奇之下,欧阳雄打开浏览起来。
  里面那香艳火辣的图片,让他鼻息粗重起来,手不禁摸进裤内,撸起了飞机。
  原来,那都是陈娇雪的写真图片,也有车模的,每一张都是那么的性感妩媚。
  车模的,陈娇雪面含微笑,一头垂直的秀发下,有几缕成螺旋形的头发搭在雪白的胸前。上身只是一件银色吊带紧身衫,那吊带很细,雪白滑嫩的肩膀,那如霜似雪的藕臂搭在车前,微倾着身子。
  那微敞的胸襟下,雪白浑圆的乳房隐约可见,一条紧身齐B银色小短裙,把那挺翘圆润的屁股包裹得更丰满。两条修长的玉腿交叉的站着,脚下是一双红色高跟鞋,一双网状黑色丝袜紧紧贴在雪白的大腿上,黑白相间。更显性感本色。
  就这张照片,欧阳雄百看不厌,也射了好几次。
  令外,那些泳装的,睡衣的,还有情趣内衣的,那婀娜多姿,风情万种的身材。他一个都没放过,细细的欣赏着,意淫着。同时想重返儿媳妇那水嫩多汁的桃源洞的欲望则更加强烈了。该用什么办法呢?欧阳雄冥思苦想着。
  几天后,陈娇雪回来了,她不得不回来。老公打电话来说公公扭到腰了,让她回来照顾公公。欧阳雄真的受伤了吗?当然不是,这是他想到的办法,装病,把儿媳骗回来再说了。
  「这里,嗯,就是这里。真舒服,小雪,想不到你还会这一手啊。」欧阳雄趴在床上,眯着眼睛一脸的畅意。
  陈娇雪则是慢慢的轻轻捶打着公公壮实的腰部。她轻笑着说,「爸,以前我学过一点。」小手轻轻的碰触着那结实的肌肉,那是丈夫所没有的,就像男人喜欢性感漂亮的女人一样。女人也很喜欢身体强壮的男人,公公那无形雄厚的男性气息,让好几天得不到性欲的她有些脸红心跳。
  她改锤为捏,硬梆梆的肌肉让她弄得手指头都有些酸痛。她苦着脸说,「爸,你的肌肉好硬啊,怎么锻炼的?」欧阳雄呵呵一笑,说,「年青时我是做体力活的,每天又经常坚持锻炼身体,所以当然结实啦。怎么样?爸的身材比光明的如果呀?」「哼,他呀,懒猪一个,从来都不锻炼身体的,所以身体都是软巴巴的,一点男人气概都没有。我总要他锻炼身体,但他总是以没时间的借口拒绝。光明如果有爸这身材的一半就好了。」陈娇雪羡慕的说。
  「那你喜不喜欢爸这身材啊?」欧阳雄有些暧昧的道。

  陈娇雪用力的捏了一下,气鼓鼓的说,「爸,不许胡说,再胡说我不给您按摩了。」欧阳雄假装龇??牙咧嘴了下,讨好的说,「好,好,爸不乱说。嗯,我儿媳妇是最孝顺的了。」心里却想着,以后再让你尝尝公公我宝枪的利害。
  陈娇雪看着公公那夸张的表情,不禁扑哧一下笑了起来,手上也温柔了起来。
  欧阳雄看着笑颜如花的儿媳,不禁看的痴了,说,「小雪,你真美。」陈娇雪看得懂公公的真情流露,他是真心喜欢自己,但我们是公媳啊。世上所不容的伦理道德。更重要的是太对不起自己的老公了。陈娇雪只有沉默以对。
  只是让公公侧趴着,重腰部按摩到毛绒绒的大腿。
  欧阳雄慢慢的,在儿媳娴熟的按摩技巧中,沉入梦乡。梦中的儿媳,就那样,赤身裸体的躺在自己的怀里,他紧紧的搂住这诱人的娇躯,坚硬的阳具长驱直入,直捣黄龙,只杀得儿媳丢盔弃甲,娇喘吁吁,高潮不断。那坚挺的酥乳,浑圆的翘臀,都让他爱不释手,把玩不已。
  当欧阳雄鼾声渐起时,陈娇雪才知道公公已经睡过去了。她这才停下手来,不经意间,突然看到公公那四角短裤居然支起了大帐篷。
  「哼,睡了还是一样不老实啊,不过还真大啊。」陈娇雪好奇的打量了一下。她看了看公公确定真的睡了,才有些兴致勃勃的观察起这个大帐篷,就是这个凶器在那天晚上带给她无限快乐的源头么?
  她小手轻轻的触碰那最顶端,感受着那硬度和热感。她调皮的用手指按住最顶部,往下压,只压下一点后却总压不下了,但一松手,那凶器由于受力而上下弹了起来,就好像一根棍子在内裤里挥舞着,让陈娇雪觉得好玩极了。玩了几下,又想着,虽然自己被这凶器杀过,但它的真面目是什么还不知道呢。
  不知道跟老公的是不是一样。男人的那个东西是不是都一样呢?还是不一样?从小到大良好的教育使她就只见过老公的鸡鸡。不如,就偷看一眼吧,反正公公已经睡了,就偷偷的看一眼吧,嗯,我就只扒下裤口往里面看看而已。
  陈娇雪心想着,小手已经偷偷的轻轻的打开公公的内裤。一根龟头紫红发亮如大蘑菇的肉棒终于跳出了内裤的束缚,呼吸着这外面的空气。那紫黑的龟头上,裂开着一个小口子,还散发着一丝袅袅的烟气。
  棕黑色的肉棒上,那喷张的血管如盘根错节的蚯蚓,张牙舞爪的,带着一股男人的气息向陈娇雪迎面扑来。那巨大的凶器的根部,长着密密麻麻弯弯曲曲的黑色阴毛,再往下,由于肉棒正亢奋勃起中,所以阴囊也收缩成了像柑橘的圆团。
  陈娇雪看着眼前的巨物。不禁憋住呼吸,脸红心跳了起来。「天哪,这么大,跟老公的不一样啊。至少是老公的一倍大啊。虎父犬子啊。
  难怪那天晚上那么的爽快啊,假如,现在小穴被这凶器捅上一捅,那该多舒服啊。」一想到那天晚上的激情,陈娇雪就忍不住夹了夹大腿,感觉蜜穴里好像有一股湿湿的东西流了出来。梦中,欧阳雄畅快淋漓的在儿媳身上鞭挞着,驰骋着,也战到了最深处,一阵阵快感袭来,他更加紧了冲锋,终于,在儿媳那娇嫩的蜜穴里,撒下了他无数的子孙后代。
  现实中,陈娇雪惊奇的发现,公公的肉棒突然变得更加粗大,那马眼上,有一些透明液体越流越多,把阴毛都沾湿了,被水沾染的龟头,变得更加光亮,那马眼也在一张一和的,阴囊更是往肉棒上缩。
  陈娇雪凑过去,刚想看明白公公的肉棒怎么突然变化这么大。不料,一股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公公的马眼上激射而出,陈娇雪躲避不及,那精液就这样喷射在陈娇雪的俏挺的鼻子上,绝美的脸庞,斑斑点点,甚至那红艳的嘴唇上,也残留着几滴液体,稍尖的下巴上最多,缓缓的流下,滴落在她白皙的胸前,周围弥漫着男人精液那浓浓的腥味。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