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丝袜的,我特别喜欢肉色的连裤丝袜。每次上街我都会盯住穿丝袜的女人看个不停!!!但是我更喜欢穿丝袜的女尸.我在梦中无数次奸杀她们。我是学化学的,在一个偶然的实验中我发明了一种隐身的药水。我觉得我实现自己的梦想的时候到来了。这种药水只能维持24小时的药力。当时的季节正好是夏天。大街上穿丝袜的女人有多。我给这种药水命名为"樱花",晚上我在家喝了一瓶这种药水之后~!就去大街上寻找我的目标。
  在大街上无意识的走着,突然我的眼睛一亮。有一个开着摩托的女人从我身边擦肩过。她穿着黄色的连衣裙。脚下是一双白色的靴子。露出一截白生生的小腿。小腿上穿着肉色的丝袜。(我识别丝袜的能力特别强)。我决定她就是我的第一个目标。我快步跟上她。由于是在闹市区,她的摩托开的并不是很快。走了不远,她拐进一个小胡同。里面有一栋白色的5层小楼。她在楼下锁上摩托。就上楼了。我跟着她上了楼。进入她家以后我才看清楚她的脸,她大约30岁左右。属于长的很时尚的那种!
  由于我是隐身的,她看不到我。我开始在她家寻找我要作案时的工具。我发现她家没有男人用的东西。我猜测她可能是独身。在壁橱中我发现了很多丝袜。有长筒丝袜,也有连裤袜,。我最终选择了一双灰色的连裤袜作为我今晚作案的工具。她估计是工作做了一天了。感觉很累,她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洗澡。她脱下的裤袜和靴子都放在了地板上。我拿起她的丝袜闻了闻。有点脚臭味。不过这也是我想要的啊。
  不一会。浴室的花洒声停止了。她给自己到了一杯水做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偷偷的绕到她的背后。举起了我作为凶器的灰色连裤袜。由于是第一次杀人。我有点激动,我不知道她如果现在突然一回头看到半空中有一双丝袜她会有什么感觉/惊讶?还是好奇?我觉得我不能再等了。我拿起丝袜猛的勒住了她的脖子。她没有一点防备,手里拿的水一下子撒一地。双手在半空中胡乱挥舞着。双腿也在不停的蹬着。我心里十分紧张但是我不能停下来。我又紧了紧手中的丝袜。大约过了2分钟,她平静了下来。
  我送开了手中的丝袜。我试了试她的鼻息。感觉还有一点呼吸。我赶紧给她穿上连裤袜和靴子。我喜欢和穿丝袜的尸体作爱。她由于是无意识的所以我感觉给她穿衣服比较麻烦。我又从壁橱中拿了几双丝袜。她还没有死,我要把她绑起来。然后漫漫的玩弄她。都给她绑好后我用凉水把她浇醒。我双手在她穿着丝袜的双腿和臀部来回游动,她想叫出声但是由于嘴中被我塞了双丝袜,她叫不出来。我抚摩着她的丝袜脚。放在嘴边亲了亲。感觉好级了。
  玩了一会后我想奸尸了。我又用丝袜勒在她的脖子上。双手用力向两边拉。这次比上次有了经验,不再慌张了。她的双手和双脚都被我捆着。没有一点办法挣扎。只能扭着屁股动。估计人死之前总要挣扎的,我们从沙发上滚到了地上。没有多大工夫。她便挣扎的没有那么厉害了。我这次再也不会手软了双手不断用着力。过了估计有5分钟。她便彻底不动了。
  我害怕她没有死透。又等了2分钟然后我松开手。她象一个粽子一样躺在地上。身上只穿着肉色连裤袜和她的那双靴子。在丝袜的档部有点湿,估计是尿掖。我把捆绑她的丝袜都解开又给她换了一双肉色的连裤袜。颜色稍微深一点的/然后把她背到床上。现在这个艳尸是我的了。我想怎么摆弄她都可以的。我把她摆成个大字双手在她的身上不段的游动,我把她的靴子脱下来。在鞋架上给她找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抚摩着她穿丝袜的脚和大腿。我的小弟一下子硬了。我把她的丝袜往下退了退然后一下进入了她的阴道。估计是由于她已经死了。她的私处流了点水!我又向她的阴道吐了点吐沫。润滑一下然后便和她做起来。她在我的撞击下没有一点反映。就象洗桑那的时候的波浪浴一样。干完了她的阴道我又把她翻过来。我想干干她的肛门,我把她连裤袜的后面撕破。双手摸着她的乳房。一下一下的干她。在高氵朝中我感觉我要射精了我决定把精液射在她的肛门里面。在高氵朝过后我躺在她的身上。枕着她的阴户。
  在她的卧室里我看到了她的日记本上写的名字贾玲,而且在桌子上还有一张照片。里面有一个和贾玲很象的女人,看上去比贾玲的年纪要大一点,长的和贾玲还很相象,看来刚才我的猜测是错误的。贾玲可能不是单身,虽然这所房子里面没有男人用的东西,但是可能是贾玲和她的姐姐一起住的。我对我的猎物从来但是不亏待的。我把贾玲的丝袜和高跟鞋脱下,把她抱到了浴室。
  我打开花嗄又给她冲了一个澡。在水中我的猎物依然那么妩媚,正在我爱抚我的猎物的时候,我听到了钥匙开门的声音!!我的阴茎还插在贾玲的阴道里面呢。我轻轻的抽出插在贾玲阴道里面的阴茎。透过浴室的门缝我看到照片里面的女子走了进来,她的真人比照片中的年纪显的偏大。身穿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脚上是一双白的的凉拖,小腿裹在一双淡白色的丝袜里面。我估计不是长筒袜就是连裤袜,因为她的裙子不是很长,小腿和膝盖露了出来。我以为只有她一个呢,谁知道她进来以后并没有关门,跟在她身后的还有一个女的。穿着黑色的丝绸上衣,下身是黑色的群裤,脚下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年纪估计有30到40之间。
  陌生女人:“贾芳,这么大的屋子就你自己住吗?”贾芳:“不是,我还有个妹妹,叫贾玲。她和我一起住。唉~!对了贾玲这个丫头怎么现在还不回来?现在都快9点了,她早该下班了啊!”我心里在暗笑,贾玲已经被我奸杀了,她的尸体正被泡在澡盆里面。贾芳和那个女的进到房间里面。看到地上散落的衣物。贾芳感叹到:“这个疯丫头。已经32了怎么还不知道规矩啊?衣服扔的到处都是,让你见笑了啊。”
  她们坐在沙发上闲聊着,从她们的闲聊中我知道那个女人叫赵小惠。估计是贾芳觉得满地都是贾玲的衣物有点不好看,她起身把贾玲扔在地上的衣物捡了起来。我从浴室出来,走到那个中年女人的背后。贾芳看到浴室的门开,以为是风吹的,她起身想去把浴室的门关上。我的心里有一丝紧张,贾玲的尸体还躺在浴盆里面呢,贾芳看到她妹妹的尸体一定会惊叫的,要是让邻居听到那就不好办了。我慌忙之中,打了赵小惠的头一下,赵小惠的一声惊叫把贾芳拉了回来。“怎么了?”“刚才有人打我的头!”“不会吧,这里就咱们两个没有第三个人啊!”贾芳也感到很惊讶,但是她就此没有去浴室了,赵小惠除了感到郁闷以为也没有说什么了。她们又重新回到沙发上聊天看电视,谈论的都是一些女人之间的话题。对于这些我丝毫没有兴趣。我考虑的是把她们干掉。
  估计是天热的缘故,贾芳把她的裙子稍微撩起了一点,露出穿着丝袜的雪白的大腿。而赵小惠把自己的鞋子脱了,把她的脚伸到前面的茶几上,赵小惠的脚上穿的是肉色的短丝袜,白白嫩嫩的很是风骚和性感。虽然我比较喜欢连裤袜和长筒袜,但是对于眼前的那双成熟女人的嫩脚。我还是情不自禁的想把它放到嘴边亲吻一下。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怎么猎杀这两个骚货。我杀死贾玲的时候的裤袜丢在地上被贾芳拣了起来,但是贾芳没有把它放起来,而是把它放在了沙发的后面。赵小惠和贾芳都没有注意到那双丝袜已经由地上失踪了。我知道用那双不能同时杀死她们两个。
  我在等待机会。贾芳和小惠闲聊了一会,突然想到家里还有西瓜,于是贾芳起身去厨房给赵小惠切西瓜吃。赵小惠依然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感到机会来了。我从沙发的后面慢慢的潜伏着,等贾芳走到了厨房,然后才慢慢的站起身,把手中勒死贾玲的那双丝袜纂紧。赵小惠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依然翘着双腿在看电视。仿佛电视里面的节目比她的性命更加重要。我把丝袜拉直,然后对着她雪白的脖颈猛的缠绕了下去。赵小惠可能从电视屏幕的反光中看到了些什么。我感到丝袜缠绕她颈部的瞬间她想挣扎。我猜测可能是看到从沙发后面出现了一双丝袜感到恐怖吧。我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丝袜的两端。用力的向相反的方向撤去。赵小惠双手在挣扎着,她搁在茶几上的双脚在挣扎中把茶几踢翻了。声音很大,惊动了在厨房切西瓜的贾芳。“赵姐,怎么了啊?”很可惜赵小惠现在说不出声音。赵小惠的屁股从沙发上起来,身子甭直了,双脚在地上不停的搓着,仿佛这样可以缓解她窒息的痛苦,双手拉扯着缠绕在她的脖子上的丝袜。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仿佛做爱的时候发出的那种声音,不知道是快感还是痛苦,也许快感和痛苦只有一念之差,全在于自身的感受吧。只有赵小惠自己知道她发出的是什么。赵小惠的脸色已经开始发紫。呼吸也变的急促,我看到丝袜勒住的地方丝袜已经陷入她的皮肤里面了,周围的皮肤已经变色。双腿在地上蹬挫的频率已经放慢了,而且她抓住丝袜的双手也没有以前有力了。她的身体突然猛的甭直,然后又落到沙发上,抓住丝袜的双手滩开了,两只脚也滩开了,呈现一个“大”字。
  我听到厨房里贾芳的脚步声。贾芳把西瓜切好了。我赶忙住手,赵小惠估计不是已经被我杀死了,就是被我勒晕了,现在先不顾赵小惠,先把贾芳干掉再说。我松开缠绕在赵小惠脖子上的丝袜。贾芳断着切好的西瓜走了进来。看到屋子里面一片狼迹。吓了一跳,“小惠怎么了?”她看到赵小惠脖子上缠绕的丝袜。吓的连手里端着的西瓜也掉到了地上,女人的本能想大声的呼叫。我快步走上前去。一只手捂住了贾芳的嘴巴。另外一只手抓住她的喉咙,把贾芳拖到了浴室,然后用脚把浴室的门关上。贾芳看到浴盆里面躺着的贾玲吓的更加恐慌,拼命的想挣脱开我的双手。我把贾芳也按到了浴盆里面,她和她妹妹的尸体躺在了一起。贾芳的头枕着贾玲的胸部。我整个身子压到了贾芳的身上。一只手把她的头按到水里面,另外一只手在她的身上摸索着。不停的刺激她的敏感部位。她穿丝袜的大腿在我的下身摩擦着。更加刺激了我的性欲。当然也加速了她的死亡。她的整个身子都浸在水中。包括她穿丝袜的腿和脚。我的阴茎在她的腿上摩擦。很快就勃起了,顺着她的大腿达到了她的阴部。隔着她的裤袜对她的阴部慢慢的摩擦着,龟头和丝袜摩擦的感觉痒痒的刺激着它的勃起。我的阴茎在她的两腿间不停的摩擦。那一只摸索她的手也伸到她的脖子处。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我现在还不想把她杀死。我要把她掐昏,然后再慢慢的玩弄死她。我把她的头按在水里。然后在拉起来,猛的呛她,果然没有过了几下,她便神智不清了。我把她翻过来使她的头耷拉在浴盆的边缘上。然后我去客厅找赵小惠。
  赵小惠依然瘫软在沙发里面。脖子上缠绕着贾玲的灰色连裤袜。我把赵小惠抱起来,她的胸口贴着我的胸。我感觉到她的乳房很柔软。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我感到她的心脏还在跳动,虽然很微弱。但是还是在跳动。现在这所房子里面就剩下我和一具艳尸和两个昏迷的骚货了。我把赵小惠的衣服脱光。使她全身只剩下她脚上的肉色短丝袜。我又在贾玲的衣柜里面找到一双蓝色的高跟鞋和几双连裤袜给赵小惠穿上。但是没有给她完全穿上,而是把裤袜穿到她的膝盖处。把玩着她的丝袜脚。她的脚上现在穿着两双丝袜。一双是她原来穿的短丝袜,另外一双是我给她挑选的肉色连裤袜。这样她的脚上的丝袜颜色看起来更深一些。我把玩完她的丝袜脚然后把她的双腿抬到我的肩膀上。她的阴门露了出来。成熟女人的阴毛很旺盛。看上去黑糊糊的。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门处摩擦着。我把卷在她膝盖处的裤袜往上给她拉了拉。她的阴门在我的刺激下流出很多的分泌物。我的阴茎润滑着她的阴门,然后猛的一下子就插了进去。双手托住她白嫩的屁股用力的捏搓着。我把她的头枕在沙发的扶手上,这样她的身体就变成弯曲的了,我的小腹紧贴着她的臀部,我的嘴巴亲吻着她的脸。阴茎在她的阴道里面不停的抽动着。赵小惠的淫水不停的从她的阴门处流出来。她在昏迷中享受着性爱。这个骚货还涂抹着唇膏。我的舌头顶开了她的牙齿,把她的舌头吸到我的嘴里,尽情的玩弄着。她在我的冲击下有了反应。口中的舌头开始有了反应,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我抚摩着她的乳房。很嫩的,而且还很软。我觉得她如果穿个肉色的乳罩会更性感。我从她的身上起来。在贾玲的衣柜里面翻到了我要找的东西。

  当我回到客厅的时候,赵小惠好象已经苏醒了,但是她还沉浸在性爱中她的一只手在抚摩着自己的阴户。嘴里也在不停的呻吟,就是没有睁开眼睛。可能是刚苏醒还没有回过神来吧。我把她抱起来,然后把肉色的乳罩给她穿上,重新把我的阴茎插入到她的阴户里面,可能是刚才她自慰的缘故,我感到她的阴道更加湿润了,在我的阴茎完全插入进去的时候我感到她的阴户深处有一股热流,更加刺激了我的性欲。我知道过不了多久,赵小惠就会完全苏醒。我要选择一个方式杀死她,她的脖子上还缠绕着那双灰色的连裤袜。我把裤袜从她的脖子上取了下来,然后把裤袜的袜口弄开把赵小惠的脑袋装了进去。使她的脑袋正好装在裤袜的档部,然后把裤袜的袜管缠绕在她的脖子上。赵小惠的脑袋在裤袜中更增加了朦胧感。我亲吻着她的裤袜脑袋。当然我的阴茎更加雄壮了不停的插她。我的手捂住了她的口鼻。估计是她感到呼吸困难了。身体不停的扭动。我把她抱到浴室去,放在马桶上面。她的屁股凹在马桶里面我把她的双腿举起。猛烈的干她,而且不停的舔她的丝袜脚和蓝色高跟鞋鞋面的脚背。在我猛烈的抽动下,赵小惠苏醒了过来。
  当她睁开双眼看到自己这个样子。感到万分的恐慌。在她正要张开嘴巴准备叫喊的时候我的嘴巴一下子贴到她罩着丝袜的脑袋上了。和她的嘴巴贴到了一起。这样她的喊叫声就没有能发出来。我的双手同时抓住灰色裤袜的两端,用力的向相反的方向拉扯着。我的下身同时向前用力的顶着,阴茎紧紧的插在她的阴道里面。她被我顶到了墙角。后颈紧紧的贴着墙。她的双手在拉扯缠绕在她脖子上的裤袜。两条腿被我扛到了肩膀上。在我的肩膀上局限性的挣扎着。由于我没有把裤袜完全给她穿上,只把裤袜给她穿到了大腿处。所以她的腿挣扎的幅度很有限。她腿上的裤袜摩擦着我的脖子。丝滑的裤袜摩擦的感觉给了我无穷的力量。我感到了快感,但是我要固定住她,所以我的阴茎不能自由的插她,只好在她的阴道里面旋转着摩擦她的阴道。这样依然给了她快感。她的嘴巴张开想要呼喊着,我的嘴巴不时时机的贴了上去,隔着薄薄的裤袜,亲吻着她的舌头。过了不多久。我感到她挣扎的幅度弱了下来。我把我的嘴巴从她的嘴上分开。隔着裤袜我看到她的眼睛翻白,嘴角有鲜血流了出来,把罩在她嘴巴上裤袜弄的鲜红。脸色已经开始发紫。但是她的躯体还在做着挣扎。不停的扭动着。仿佛这样可以增加快感一样。我的手又加紧了力道。我的下身开始不停的撞击她。突然她的头一歪,然后她的双腿最后猛挣扎了一下,我感到一股热流在我的龟头冲击着我的龟头,然后那股热流顺着我的阴茎插入她的阴户的缝隙流了出来,我闻到一股尿骚味儿,我连忙又用力把我的阴茎往她的阴户,然后猛的旋转的抽动了几下,在挣扎中她把她的蓝色高跟鞋踢掉了,露出了只穿丝袜的美丽性感的丝袜脚,我感到她翘在我肩膀上的丝袜脚的脚趾,往上翘着,她的大脚趾在我的头发上猛的用力挠一下,屁股往下猛的一沉,就再也不动了。我没有立即放手,而是又等了几分钟,才送开了我的手。
  她的身子一下子跌到了浴室的地板上了。但是她的两条腿还在我的肩膀上放着。她穿着蓝色高跟鞋和肉色裤袜的双脚,在我的肩膀上慢慢从我的胸口滑落下去。她的丝袜脚在我的胸口滑落的时候,又带给我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我想要奸尸。贾芳还昏迷在浴缸里面。我把赵小惠的尸体放在马桶上面,赵小惠的阴毛很旺盛。我在房间里面找到了贾芳用的刮阴毛的剃须刀,然后把赵小惠的尸体放直,使她的屁股凹陷在马桶里面,上半身倚着马桶盖。两条肥美的大腿翘在我的肩膀上,我蹲在地上,我开始用剃须刀刮赵小惠的阴毛,赵小惠叉开的双腿还保留着被我插的姿势。我一边给她瓜阴毛,一边摸着她肥美的阴户。不一会儿,我就把赵小惠的阴毛给她刮干净了。然后我把赵小惠的连裤袜给她穿上了。贾芳在浴池中哼哼唧唧的快苏醒过来了。我亲吻着赵小惠的艳尸,把她的丝袜腿好好的亲吻了一遍。然后把我的阴茎又插到了她的阴道里面。把她的丝袜脚的脚趾塞到我的嘴里吮吸着。双手抱住她的腰,猛烈的操着她。我的阴茎从她的裤袜后面的袜口进去,顺着她的股沟进入到了她的阴道。
  隔着她档部的连裤袜,我看到她档部的连裤袜鼓了起来。因为我吃了樱花隐形药丸,所以我自己也看不到我的阴茎,一切只能凭直觉。我感到她的阴道还是很温热的,于是我开始猛烈的进攻了,也许动作有些粗暴,但是我想死人是不会在乎这么多的。在我猛烈的抽送中,她阴道里面残留的尿液被我的阴茎带了出来,把她档部的连裤袜弄湿了,刺鼻的尿骚味儿在浴室的空气中弥漫着,我把我的嘴巴贴到她的脸上亲吻着,吮吸着她嘴角流出的鲜血,鲜血的腥味刺激着我的性欲。我的阴茎膨胀着~~~
  本来赵小惠的阴道并不小,因为她是一个成熟的女人,性生活过的很频繁,但是现在在我膨胀的阴茎的参照下,我感到她的阴门有点小,难道是她已经死的原因?还是我的阴茎太大了?这样也好,我用力的在她的阴道里面摩擦抽送着。虽然她死后不分泌淫水了,但是残留在她的阴道里面的尿液还是起了润滑的作用的。给赵小惠穿的肉色连裤袜质量很不错,连裤袜从她的大腿部分开始加厚。我的舌头吮吸着她罩在丝袜里面的香舌,由于用力过猛,把丝袜咬破了,和她的香舌零距离接触,她口中的鲜血味道更浓了。吸到嘴里感到咸孜孜的。我用力的吮吸着。猛然听到背后一声凄厉的尖叫,我回头看到贾芳从浴池里面猛的跳了起来,象疯了一样向外跑去,连她的凉拖都没有来的及穿好。我赶忙抛下赵小惠的艳尸,扭身一把抓住贾芳的头发,把她拖了过来。贾芳极度惊恐,两眼发出绝望的神情。贾芳的尖叫声在浴室里面回荡着~~~
  我的右手抓住她的头发,左手卡住她的咽喉,把她推到了墙角,使贾芳背靠着墙,我的右手送开了她的头发,也扼住她的咽喉。贾芳张开她的小嘴,但是什么也喊不出来,贾芳邹着眉头,美目痛苦的紧闭着,我丝毫没有因为眼前的美人将要死去而心软,相反我反而加紧了手上的力道。美人痛苦的挣扎着,她白嫩的丝袜脚不停的踢着我的身体。我的双手扼住美人的咽喉,看着美人痛苦的表情,我禁不住亲吻了她的面容。我的舌头在她的脸上游动着,然后在美人的脖子上狠狠的吮吸着,当我抬头的时候,美人的脖子上出现了一个暗红的血迹。贾芳被我扼的已经喘不过气了,我的阴茎在插赵小惠的时候并没有过瘾,它依然坚挺着,我把我坚挺得阴茎在贾芳的身上摩擦着,贾芳的个子不是很高,所以我的阴茎正好在她的阴部游动着。我知道着对她来说很痛苦,我的膝盖对着贾芳的小腹猛的用力磕去,贾芳受到这么重的打击,双手连忙捂住自己的肚子,弯下腰去。我抓住她的头发把她拖到了浴池的边上,贾芳被我打的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我扭头看到刚才给赵小惠刮阴毛的刀子。拿起刀子对着贾芳的后颈就插了进去……贾芳“啊”的一声,本来耷拉在浴池边上的两条丝袜腿,猛然蹬直,然后有落了下来。在地上忙乱的扭动了几下就不动弹了。鲜血从她的后颈流了出来,顺着脖子流到了浴池里面。
  现在浴室里面有三具骚货的尸体了。我从裤兜里面拿出一支烟,然后坐在赵小惠的艳尸的档部上休息着。赵小惠的档部的骚尿还没有干,使我感觉到自己的屁股上有点湿湿的感觉。看着贾芳趴在浴池边上的艳尸和贾玲躺在浴池里面的艳尸。我的阴茎不自然的勃起了。我屁股下的赵小惠的艳尸感觉还是很柔软的。我站起身,把浴室的这三具艳尸都抱到了卧室的床上。贾玲的卧室的床其实很大的,但是如果她的床上现在躺着这三个骚货的艳尸就显的有点拥挤了。我把她们的衣服都脱掉,只给她们剩下连裤袜。而且我又从贾玲的衣柜里面拿出了很多双连裤袜什么颜色的都有。这三个骚货现在无声无息的躺在床上等待着我操她们。我扑到床上抚摩着这三个骚货的艳尸。然后给她们都穿上高根船鞋,这样使她们看起来更性感风骚一点。我把她们三个骚货的艳尸摞到一起,这样展现在我面前的就有六条穿丝袜的骚腿。和三个被裤袜遮挡住的阴道。赵小惠的艳尸在最下面。她的上面是贾芳的艳尸,最上面的是贾玲这个骚货的艳尸。
  我把她们的丝袜腿分开,跪在床上这样我的阴茎正好能碰着贾玲这个骚货的阴道。我的阴茎在她们的穿着裤袜的档部尽情的摩擦着。丝袜的润滑是我的阴茎。象一根黄瓜一样的挺拔。我对着赵小惠的阴道就叉了进去。她的档部穿的是肉色的连裤袜。但是薄薄的裤袜抵挡不了我的进攻。“哧”的一声,她的连裤袜就被我刺破了,死去的阴道比较干涩。使我感觉到有点疼痛。但是贾玲和贾芳她们的丝袜脚正在我的身上游动。我的兴奋战胜了疼痛感。硕大的阴茎在赵小惠的阴道里面猛烈的抽动。而贾玲和贾芳姐妹的丝袜脚被我的唾液完全浸湿了。她们两个的丝袜脚有点咸而且还有点臭但是我顾不上这许多了。我沉浸在和艳尸作爱的兴奋当中。我的脑海里面只有骚货的艳尸和她们穿裤袜的摸样。我狂乱的和眼前的三个骚货的艳尸做着爱。我的阴茎叉遍了她们的阴道,在她们的阴道的深处留下了我的精液。她们穿丝袜的腿和脚以及屁股都被我玩弄着。在高氵朝中我把精液射到了她们的肛门和嘴里。做完这一切。我搂着这三个骚货穿着连裤袜和高跟鞋的艳尸沉沉的睡去了。
  我爱我的猎物我爱穿丝袜的猎物。我的樱花会给大家带来跟多的猎物/我要用我的樱花干掉跟多的穿丝袜和连裤袜的女人。
  从我捕获我的第一个猎物以来。第二天报纸就报道了那个女人的事情。警察开始调查,但是好象没有一点线索。谁也不会知道是我做的,因为我是一个隐身人。我很长时间没有出门。转眼就到了秋天,但是天气并没有变凉爽。大街上穿着丝袜的女人越来越多。我透过窗户看到大街上走来走去的女人。我的心里又想犯罪。我家附近有一个女澡堂,我决定晚上服用;樱花;进去看看有没有我的猎物。
  晚上我服用了一粒樱花然后大摇大摆的进入了我家门口的澡堂;玫瑰岛。玫瑰岛是我们这个城市最豪华的女澡堂。在里面洗澡的不是有钱的富婆就是有权人的太太。我还从来没有进去过。我只听人家说过,里面当然有色情服务。现在这个社会不光男人有钱会变坏,女人有了钱一样会变坏。我在澡堂的门口等待我的猎物。玫瑰岛的门口停的都是豪华的轿车。
  突然一辆奔驰停到了停车厂,然后从车上下来了两个女的。其中的一个大约24,25岁左右,另外一个大约40岁左右。年轻的那个穿着白色的超短裙,上身是一件花格子的外套。脚下是一双黑色的高根靴子。露出一截大腿,在灯光的照耀下格外显眼。年纪大的穿着一身米色的西装套裙。脚上是一双白色的高跟鞋,我估计她穿的是颜色稍微深一点的肉色丝袜。我尾随她们进入了澡堂。
  年纪大的那个一进去,就有服务员招呼她们。“李太太好久没有来了啊。“原来她们是我们这个城市的市长的家属啊。我们这个城市的市长姓李,叫李亮。李太太领了包厢的钥匙,就有服务员引领她们到包厢了。我尾随她们,包厢号是010。到了包厢李太太对服务员说”等一会叫几个帅哥来给我们按摩按摩啊。“服务员答应到;是。”然后就出去了。李太太躺到床上,“李冰,你快脱衣服,咱们先去洗澡,等一会妈妈带你玩点刺激的。”到现在我才知道市长的千金叫李冰。李冰听话的拖下了她的靴子,脚上是一双象牙色的丝袜,但我不知道是不是连裤袜。然后她把裙子上衣都脱了下来。我这才看清楚她穿的是一双象牙色的连裤袜。我光顾看李冰了。没有注意李太太。等我转眼看她时,她已经脱光了。李太太的手包扔在床上,到底是当官的太太,年纪虽然40多了。可是身材依然保持的象20多的一样。就是腿上的肉有点多,不过皮肤还是很光滑的。

  她们两个穿了拖鞋就出去了。我可不敢跟她们一起去洗澡,虽然我是隐身的但是我还是有体积的啊。李太太和李冰的衣物散乱的丢在床上。我打开李太太的手包,发现里面有包女式香烟。还有几张卡片。我打开窗户点燃了一根香烟。如果不开窗户等她们回来会发现烟味的。吸完烟我又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想象着一会怎样收拾李太太她们。决定用什么样的手段。突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我吓了一跳,以为她们要的鸭子来了。要是两个男的,我可打不过啊。不过开门的是李冰。她洗澡洗的太快了,我看了看表,不知不觉已经过了40分钟了。门口响起服务员的声音。‘李小姐,按摩师到了,现在给你们按摩吗?“”不用,现在才9点钟,我和妈妈今天晚上不回去了。我现在挺累的。等一会吧,一会我叫你,你再叫他们。”李冰穿着浴衣,一副懒散的样子。拿起杯子和了口水。“服务员,给我送点喝的,洗澡完了口渴。”然后李冰就躺到了床上。我在她的侧面,我看到她旁边有一个枕头。我立刻决定用枕头闷死她。就在我拿枕头的一刹那。李太太也回来了。“乖,你怎么不去玩啊?”“我有点累了,一会我再去。”那妈妈去了啊“”好的,我出去喝点咖啡。“李冰穿着睡衣,去隔壁的咖啡屋喝咖啡了。李太太庸懒的躺在床上,手中点燃一支烟,漫漫的吐着烟圈。服务员近来送了几杯饮料。“李太太,现在给你叫按摩师吧?”“哦,不用。一会再叫吧,对了。我上次丢在这里一双高跟鞋。你问问你经理见了没有。香乃儿的10000多呢。”“哦经理吩咐过了。我马上给你送来。”服务员出去没有两分钟就进来了。把鞋子放到地上旧出去了。
  我操,毕竟还是有钱好啊。那个叫香乃儿的10000多……顶他X的农民一年的收入了。真他X的是贪官。今晚我一定不会让你活着出去的。
  李太太躺在床上,不一会就昏沉沉的睡着了。我在地上找到她的连裤袜。正要往她的脖子上套,她突然醒了。我连忙把连裤袜放到地上。李太太弯腰拿起地上的连裤袜,然后往腿上慢慢卷上去。然后穿上她那双10000多的香乃儿鞋子。那双鞋子果然很漂亮。黑色的,鞋身上都是网眼,穿上一定很凉快。李太太的连裤袜是开档的。颜色比较深的那种肉色的连裤袜。在她穿鞋子没有起身的时候我拿起床上的枕头,一手抓住她的头发,一手把枕头捂在了她的脸上。李太太连叫唤的时间都没有来得及。就被我按到了地上,我死命的按住枕头,一点也不敢放手。枕头下面的李太太呜呜的。李太太的双眼在枕头低下惊恐的睁着。我忍不住亲吻了她的额头,李太太显的更惊慌了。她甚至不知道是什么把她弄到了,以她的知识和学问不会理解世界上有隐身人这个概念的。我知道她想叫唤。但是我不给她这个机会。李太太的双手不停的抓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但是一个女人怎么会有男人的力气大?由于她穿的是开档的连裤袜。我用左腿分开她的两条腿。然后用我的小弟在她的阴户上摩擦。没有几下她的阴户流出了一哌哌的水。润滑后我一下子插进她的阴道。李太太的两条丰润的大腿在丝袜下不停的踢踏。摩擦着我赤裸的身体,她的大腿上的丝袜很柔滑,在我的小腹的皮肤上蹭来蹭去的。我感觉很舒服,但是性欲的激动掩盖了我的感受。我只想杀死她,然后淫她的艳尸。
  虽然我很喜欢她的丝袜,因此我一点也不放松。一下一下的干她。不一会她的双腿不在踢踏了,双手也摊到了一边。我依然很努力的操她。李太太已经完全不动了,只猛的抽搐几下。我感觉她的阴道中突然有一股热流在侵蚀我的龟头。然后就闻到一股尿臊味儿。但是我依然不敢停手,因为这是在杀人啊!又过了5分钟我把捂在她头上的枕头拿开。只见李太太头发散乱,裹在头上的浴斤掉了。双眼翻白,口鼻都有血丝渗出。我把李太太抱起来一只手掰开她的嘴,用我的舌头轻轻的舔着她的香舌。双手紧紧的搂住李太太的腰身。从她的裤袜的袜口,我的双手抚摩着她平滑的小腹。我的舌头从上到下亲吻着李太太,亲吻着她的嫩乳,亲吻着她洁白的脖颈大腿小腿。,一直亲吻到她穿带气孔的黑色靴子的丝袜脚。在亲吻中我达到了高氵朝。我赶紧抽出小弟,把李太太穿着丝袜的双脚高高的抬起来,把精液射进她的肛门。过了大约2分钟。我才从高氵朝中平息……
  我审视着面前的艳尸。说句实话,李太太还是很漂亮的。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从面容上看不出来。我的目光注视着李太太穿着连裤袜的双腿,由于在干她的时候她的动作比较大,她的鞋子摔丢了一只。另外一只还牢牢的套在她的脚上。我扶助她的脚跟把她的鞋子脱了下来。她的脚很漂亮,估计有38码。涂了红指甲的脚趾在丝袜下格外诱人。我把她的脚趾含在嘴里慢慢的咀嚼着。李太太在地上摆成一个大字。由于她穿了开档的连裤袜。阴户看的很清楚。毛茸茸的很性感。象一朵花蕾一样。由于李太太死前失禁了,尿液把靠近档边的丝袜都打湿了。所以丝袜的颜色更深了。我把我的脚丫子伸向她的私处,由于她死的不久。感觉她的阴户还很温暖。我玩弄了一会她穿丝袜的双腿。感到这样不行,万一现在突然有人进来看到这样非报警不可。我的手抓住她的脚踝把她拖向床下。然后我把她的鞋子也拿到床下。我搂住李太太的尸体。双手尽情的玩弄着这具艳尸。突然我想到李冰的象牙色连裤袜在床上。我要看看李太太穿上那双丝袜是什么样子。我来拿李冰丝袜的时候,门开了,李冰进来了。她没有注意到屋里的变化。屋里的变化其实也不大。就是枕头掉到了地上。她一屁股坐到了床上。李冰怎么也想不到她妈妈就在她坐的床下。不过她妈妈已经变成了一具只穿着丝袜的艳尸了。
  由于李冰坐的是个死角。我没有办法找到杀她的工具,我只好又转到床下。李太太的丝袜现在成了我作案的唯一工具。因为现在我不管用什么工具都有可能被李冰发现。我转到床下,把李太太的连裤袜扒下来。李太太的双腿的肉在我的手中不停的的、颤抖。仿佛要向她女儿诉说什么。李太太也想不到她的丝袜成了我杀她女儿的工具了。这个骚货,谁让她穿的这么浪啊。我扒下李太太的连裤袜。从床的另外一边专了出来。李冰背对着我,这个小骚货,长的还挺白的。我把李太太的丝袜从后面一下子勒住了李冰的脖子。李冰在我勒她的一刹那,想叫,但是她的叫声被我勒到了喉咙里面了。我双手紧紧的抓住李太太的裤袜。勒住李冰的那部分裤袜正好是档部。李冰的双手在半空中挥舞着。仿佛象在指挥一场交响乐。她的身体猛的向前倾。也许人死前的力量都是特别大的。我差点被她带倒。由于她的前倾我从背后到了她的侧面,看都了她的脸。只见她的双眼慢慢的翻白了。舌头也伸出来了。伸出来老长老长。这都是死亡的表现。但是我怕她向我第一次作案的那个女的一样活过来。我宁愿再花点时间。大约过了5分钟。李冰彻底不动了。连抽搐都没有了。我才敢放手,我送开了勒在她脖子上的丝袜。只见丝袜勒过的地方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勒痕。李冰的双眼有点凸,我把她的浴衣解开看到她档下的床单和丝袜都是湿的。她也失禁了。我把她的尸体放到床上双手分开她的双腿,把她屁股下坐的象牙丝袜拿出来,然后在李冰的背包里找找,看有没有别的丝袜。女孩子一般都会带着两双丝袜的。但是我很失望。突然我在她的背包里找到一个想黄瓜一样的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手淫器。操!!!!这个浪货竟然还用这个东西。那我今天就让她好好爽爽。而且我要她母女一起爽。我转到床下把李太太的尸体也脱了出来。我把李太太的尸体和李冰的尸体放到了一起。两个白花花的尸体象屠宰场的猪肉一样。我把李太太的丝袜穿到李冰的腿上。然后我又把李冰的丝袜穿在李太太的腿上。我一边干着李冰的尸体,双手举着李太太的丝袜脚狂舔。
  李冰和李太太的尸体交叉横迭着。我躺在两具女尸之间。尽情的玩弄着她们的丝袜脚。我把李冰的手淫器叉在她的肛门里面然后又插在李太太的肛门里面直到她们的肛门出现了血迹。我又把李冰的丝袜脚插到李太太的阴户里面,李太太由于年纪比李冰大,她的阴户也比较大,但是如果把李冰的丝袜脚都塞到里面肯定有难度,幸亏李冰死的时候她的脚是甭直的,我把李冰的一只丝袜脚整个都塞到李太太的阴户里面了,鲜血从李太太的阴门流出,染红了李冰的丝袜脚和李太太的档部的裤袜。我又把李太太的丝袜脚塞到李冰的肛门里面,直到剩下李太太穿丝袜的脚脖子,李太太的整个丝袜脚都塞到李冰的肛门里面,鲜血从李冰的肛门和李太太的阴门里面分别流出。染红了她们屁股下和阴门处的丝袜。在我玩弄够她们以后。我决定回家了。因为时间已经太长了。我开了门,无限留恋的看着床上的两具女尸。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中年女人再走廊里面走着。她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套裙,里面是一件黑色的内衣。脖子上系着一条白色的丝巾。脚下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她问旁边的女服务员:“李太太她们在吗?”服务员告诉她:“钱秘书,李太太她们在010号房间。于是这个骚货就径直往010号房间走来。我有点慌乱,回头看了看床上的那两个骚货的艳尸。连忙退到了房间里面。把李太太和李冰的艳尸摆放在床上,尽可能的让她们看起来象睡熟了一样。然后我抓起李太太掉在地上的黑色的靴子。藏在门后等着对钱秘书的到来。钱秘书敲了敲门,我在门后把门打开,钱秘书看也没有看就进来了。她看到李太太侧躺在床上,以为李太太还在睡觉,就走到床边,用手轻轻的拉着李太太的胳膊,想把她叫醒,李太太被钱秘书一拉,就从侧躺变成了仰躺.
  钱秘书看到李太太翻着白眼,嘴角流着鲜血,吓的正要大声惊叫,我拿起靴子对着钱秘书的脑袋就是一下子,钱秘书象一只口袋一样“扑通”一声倒在了李太太的艳尸上。她被我打晕了。我这时才看到钱秘书穿的是咖啡色的紧身丝光丝袜。我掀起钱秘书的套裙,看到她穿的竟然是连裤袜。我的内心一阵激动。钱秘书趴在李太太的艳尸上。我知道不一会钱秘书她就会醒过来。至于杀不杀她我也不知道。我弯腰抓住钱秘书的双脚把她也摆放到了李太太的那张床上,使她和李太太躺在一起。钱秘书留着剪发头,皮肤很好。我趴了下去亲吻了钱秘书的双唇。她的嘴唇涂了口红。我的手从她的内衣底下伸了进去。摸着她的双乳,钱秘书是市长的红人,传说她和市长有一腿。但是今天晚上她怎么会来找李太太呢?难道是来找李太太谈判的?钱秘书的喉咙处有“呜呜”声音。我估计是她快清醒过来了。我拿起李太太的内裤。塞住了钱秘书的嘴巴。钱秘书的大腿很丰满属于我喜欢的那种类型。用我的右腿把钱秘书紧闭的双腿分开。昂起的阴茎在她的大腿上摩擦着。钱秘书的大腿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比较丰满很性感。我很讨厌那种干巴巴的女人。那种女人好象没有一点水分。我的阴茎在钱秘书的大腿上也不老实,顺着她光滑的大腿往上摩擦着。到了她穿丝袜的档部。在那里我的阴茎不停的做着试探性的进攻。
  钱秘书的套裙已经被我掀起了,她穿的连裤袜很高级,在她档部的丝袜有一处很小的加厚补丁,这块补丁使她更加性感了。在我不停的试探性进攻下。昏迷的钱秘书口中发出淫荡的呻吟声。这种呻吟声不停的刺激我的性欲。不知道她和市长干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我把她的两条大腿稍微抬起,放在我的大腿上面。我的大腿跪在床上,昂起的阴茎对着钱秘书的屁眼。又做轻微的进攻。我看到她丝袜包裹的档部有点湿润了。流出来的水把她的档部的丝袜打湿了。钱秘书的樱桃小口微微喘着粗气。我把她的右腿抬高,蜷缩着放在我的怀里,然后把她的高跟鞋脱了下来。一只带着轻微脚臭味的穿着丝袜的美丽女人脚展现在我的面前。脚趾部分的丝袜是加厚的,但是日、依然包裹不住她的红红的脚指甲。丝光丝袜在她的脚上散发着白光。使她的丝袜脚看起来格外的风骚。我顾不上她的脚臭,抓起她的丝袜脚放在嘴边吮吸着。她的丝袜脚上稍微有点脚汗。光滑的丝袜在我的嘴中很舒服。我的舌头在她的整个丝袜脚上游动着。从她的脚尖到她的脚踝。全部被我吮吸了一遍。然后顺着她的脚踝一直往上。她腿上穿丝袜的每一寸肌肤都在我的舌头的触摸下。一直到了她穿丝袜的档部的丝袜补丁那里。这个骚货被我舔的估计很舒服。她的眼睛始终没有睁开。估计是她还沉浸在和市长的感觉中。我看了看旁边躺着的李太太的艳尸。如果李太太知道钱秘书和市长的时候是这种感觉不知道她会怎么想。钱秘书的档部分必的淫水也被我吮吸到了嘴里。有点咸。而且还有一股骚味。我看到钱秘书的眼皮动了几下。我估计她快醒转过来了。果然不大一会钱秘书睁开了双眼。她还没有迷糊过来。但是她扭头看到李太太的艳尸躺在她的身边。脸上一副恐怖的表情。张开她的樱桃小口正要大叫。但是我的嘴巴一下子堵住了她的樱桃小口。原来是不准备杀她的,但是看到现在看来不杀她是不行的了。我的嘴巴堵住了她的口。我感到她的口中不停的往外吹气。喉咙中有声音想发出。而且她的双手也在狠命的推我。我只好用手扼住她的咽喉。我暂时还不想杀死钱秘书。所以我腾出一只手对着她的脸部就是一拳,“嘤”的一声钱秘书就不动了,她被我打晕了。头发散乱在钱秘书的脸上,她的头向右边侧着。我的阴茎在她的档部摩擦了很久了。充血的阴茎直直的树起好象一根肉做的黄瓜一样。我把她的裤袜的卷了下来一直卷到她的膝盖处。钱秘书的阴户裸露在我的眼前。阴毛黑而且多。我的手在她的阴户揉捏着。她的阴户分必了很多的淫水,我用我的阴茎对着她的阴户就插了进去。她的阴户很大又加上淫水的滋润,所以我很容易就插了进去。阴茎在钱秘书的阴道里面狂乱的抽动。在阴茎的努力工作下她的淫水流的更多了。我双手搂住她的腰,把她的双腿扛在我的肩膀上。钱秘书在我的进攻下无意识的呻吟着。虽然她还没有醒过来。但是她的四肢在动弹着。她的右手抓住躺在她身旁的李太太的艳尸的头发。用力的撕扯着。把李太太的头颅拉到了她的旁边。使李太太的面孔对着她的面孔。相距不到5厘米。

  我感到很好笑。这两个骚货本来都是情敌。现在竟然能如此亲热。我把李太太的丝袜脚拉到我的身边卷下了李太太的裤袜。李太太的裤袜上面有一股浓烈的尿骚味道。我把李太太的丝袜放到了钱秘书的鼻子下面,我也要让钱秘书好好闻闻李太太的骚尿味道。我看到还在昏迷的钱秘书邹了邹眉头。然后钱秘书的眼皮动了动。我估计她快醒过来了。我思考着怎么杀死这个骚货。看到这个骚货脖子上的白色丝巾我有了主意。我要用她的丝巾勒死她。我的双手抓住她脖子上的丝巾。当然我的下身依然在很努力的工作着。钱秘书睁开了她的美目。我随即用她脖子上的丝巾勒住了她白嫩的颈部。这个骚货一下子张开了她的小口。喉咙里面发出痛苦的声音。被我扛在肩膀上的双腿在抖动着。由于她穿的是连裤袜,而且她的连裤袜被我卷到了膝盖处。所以制约了她蹬腿的幅度。她的双手在空中挥舞着。不时的碰着旁边李太太的艳尸。她的脸色已经变的通红,而且还有点发紫。口中李太太的内裤已经被她的口水打湿。过了不久。她的挣扎渐渐变的无力了。美目也开始翻白。我没有因为她的表情而放松我勒住她颈部的丝巾。双手反而更加用力了。我知道她快不行了。我用我的嘴巴把塞在她口里的李太太的内裤咬了出来。她的胸部起伏的很厉害。我的阴茎感到在她的阴道深处有一股热流向我的龟头汹涌而来。然后我就闻到一股尿骚味。失禁了。我抱着她肥大的臀部。把我的头埋在她的丰乳之间。钱秘书的双腿就象青蛙的腿一样最后的踢了一下。然后她的两条美丽的丝袜腿就从半空中摔落下来。双脚停止了踢踏,变成了无力的摆动,头也慢慢的歪向了一边。鼻涕从她的鼻子里面涌了出来,她的嘴巴里面流出白色的呕吐物,顺着她吐出的舌头一起出来了,美目向外突起。头向左边一歪就彻底的不动弹了。我没有就此放手,而是又勒紧了缠绕在钱秘书颈部的丝巾。直到丝巾紧紧的勒在她的颈部我才放手。丝巾已经把她白嫩的颈部勒出一条深深的痕迹。原来美丽风骚的面孔现在变的有点狰狞了。但是白嫩的恫体还是很吸引人的。我的阴茎并没有因为钱秘书已经死去而放松。依然很卖力的操着她的身体,不对现在应该称之为艳尸了。阴茎不停的撞击她的子宫口。她流出的骚尿混合着淫水一起又被我的阴茎带回了她的阴道里面。我想射精了,但是这个骚货的艳尸还没有被我玩弄过,所以我就憋着,把我的阴茎从她的阴道里面抽了出来。阴茎上面残留着她的体液。我站起身,把她的裤袜给她穿上。然后抱着钱秘书的艳尸把我的头放在她的档部。整个脸埋在她的阴部。用我的舌头疯狂的舔着她的裤袜档部。浓烈的尿骚味道。更加刺激了我。我把钱秘书抱了起来。把我的阴茎插在她的嘴里。混合在她的呕吐物中。她柔软的舌头摩擦着我的阴茎,我把阴茎一直插到她的喉管里去。再她的嘴里疯狂的搅拌着。她的舌头弄的我很兴奋。我看到旁边躺着的李太太的艳尸。虽然李太太的艳尸上面沾满了血迹。但是我也顾不得许多了。我抓住李太太的头发把她拎了过来。使李太太的艳尸横在钱秘书的身上我的屁股坐在李太太的头上。把钱秘书的丝袜脚重新放在我的肩膀上,张开我的大口把钱秘书的丝袜脚几乎整个放在我的嘴里。我的舌头在钱秘书的丝袜脚上缠绕着。我的屁股也在不停的抖动。李太太的鲜血喷洒在了钱秘书雪白的胸部。点点滴滴的。我把钱秘书的身子翻过来,把她的裤袜钻了一个小洞,然后把我的阴茎从小洞伸了进去。然后对着钱秘书的屁眼直奔而去。
  我的手隔这裤袜把钱秘书的两半大肥臀扒开。我的阴茎很顺利的就进入到了钱秘书的屁眼里面。我的手又探到钱秘书的阴部胳膊抱着钱秘书的肥大屁股。使她的屁股紧紧的贴在我的小腹。阴茎在她的屁眼里面尽情的拉着。我看到李太太的艳尸想到这个骚货也不能闲着啊。于是我把李太太拉到我和钱秘书的中间,使她做在我们两个的中间我的嘴巴正好够到李太太的乳房上。我吮吸着李太太的乳头。现在我的胳膊里面搂着两个骚货的艳尸。我不满足于只吮吸李太太的乳房。我还要再一次玩弄她的丝袜脚。我把李太太的两条丝袜腿抬起交叉放在我的肩膀上。我这样就可以玩弄到她的丝袜美腿了。李太太的头垂在她的胸前。我不时的亲吻着她。市长大人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的老婆和情人以及女儿都被我杀了。李太太的屁股就在钱秘书的背上。由于肛列流出的鲜血顺着钱秘书光滑的背部流了下来一直流到我的阴茎和钱秘书的裤袜上面。我的阴茎混合着李太太的鲜血插进钱秘书的屁眼里面。不知道如果她们活着会怎么想。我狂热的操着钱秘书的屁眼。温暖的屁眼给了我无限的力量。李太太的艳尸已经逐渐变冷了。我想到李冰的艳尸也不能在那里干躺着啊。我起身去想把李冰的艳尸抱过来,李太太的艳尸一屁股做到了床上,和钱秘书的艳尸背靠背。我把李冰的艳尸抱过来。让李冰的艳尸叉开双腿躺在我的背后,然后我还抱着李太太的艳尸继续操钱秘书的屁眼。很舒服啊。我从来没有这么爽过。李冰的丝袜骚脚。在我的腰部,我一直感觉两只手不够用。我向后仰躺着。正好躺在李冰这个骚货的阴部。我把她的丝袜脚向前拉了拉。使她的丝袜脚顶着她妈妈李太太的颈部,正好托起了李太太垂下的脑袋。我的阴茎重新插入钱秘书裤袜的那个小洞,找到她的肛门。用力的插了进去。我的阴茎撞击着钱秘书的菊门。李太太的艳尸的屁股摩擦着我的阴茎,我每一次的进攻都会有双层的享受。享受着李太太的屁股上的丝袜带给我的快感和钱秘书的屁眼带给我的快感。李太太和钱秘书的屁股都很肥大。我很喜欢大屁股的骚货。在她们的伺候下我很快就射精了。精液都射在钱秘书的屁眼里面,一直射到她的直肠里面。然后精液开始回流。把她的紧身丝光连裤袜都打湿了。使她的屁股上的裤袜湿了很大一片。我这么快就射精感到有点不甘心。于是我把我的阴茎往上拉拉。对着李太太的屁股摩擦起来。在她屁股上的丝袜的刺激下。我的阴茎很快又竖立了起来。我把我的阴茎在李太太的屁眼里面运动着。李太太屁眼里面流出的鲜血把我的整个阴茎都染红了。好象她来月经一样。我看到鲜血更加狂热用我的牙齿咬着李太太雪白的胸部。和她粉嫩的乳头。李太太的胸部被我咬的血磷磷的。我的阴茎在她的屁眼里面随意的插着,而李太太却做在我的身上。她的艳尸随着我动作的幅度不停的上下晃动。李冰的丝袜脚也撑不住李太太的脑袋李冰的丝袜脚从李太太的身上滑落,落在了我的腿上我回身抓过李冰的丝袜脚把她的腿弯成一个圈,我就做在她的腿圈里面。李冰腿上的丝袜紧贴在我的腰部。我把李太太的腿拉起来使我可以舔到她的脚。我的嘴巴舔着李太太的丝袜骚脚。阴茎猛插李太太的屁眼。我感到自己快要射精了。于是我抽出自己的阴茎,上面沾满了李太太的肛门里面流出的鲜血。我把带着鲜血的阴茎插到了钱秘书的大嘴里面,双手抓住钱秘书的头发狠命的晃动。阴茎猛捣钱秘书的嘴巴。在插到钱秘书的喉管的时候我实在憋不住了。一股哝哝的精液射进了钱秘书的喉管。这次精液没有回流。我估计是顺着钱秘书的喉管一直滑到了她的胃里面了。不管钱秘书愿不愿意。这次她把我的精液都吃进了肚子里面了。血磷磷的阴茎从她的嘴里拔了出来。我看到钱秘书的大嘴和面孔上全部是鲜血。我感到浑身无力。我抱着钱秘书和李太太的艳尸。趴在她们的身上休息了一会。
  我起身在房间里找到了几根绳子。我要把这三个骚货都吊起来。我把绳子捆在李冰的脖子上。先把李冰吊了起来,然后我又把一跟绳子捆住李太太的丝袜脚把李太太倒吊了起来。剩下钱秘书这个骚货的艳尸了。我要想个新鲜的办法把这个骚货吊起来。我把钱秘书的高根船鞋给她穿上,然后把绳子绑在她的一只丝袜脚上,把钱秘书吊了起来。钱秘书本我悬吊在半空中。由于她是被绑住了她的一只丝袜脚,所以她的姿势很奇怪,她的头朝着下面一条腿平伸着。成为一个大大的劈叉摸样。她的阴部完全暴露了出来,她的嘴巴由于被我插的都是鲜血,所以不停的往地下滴着。还有一些白色的液体也从她的嘴巴里面流了出来。我估计那很有可能是我刚才射到她喉管里面的精液回流了出来。我把这三个骚货的艳尸又从新的抚摩亲吻了一遍,当然对于她们的丝袜骚脚我格外的照顾了许多。而且又分别用她们的丝袜骚脚手淫了几次。我觉得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了。我回头亲吻了她们。我其实很不愿意离开这些骚货的。但是还有更多重要的事情等待我去做。对于这些骚货我很抱歉。她们是两个蛀虫。的败类。下次我还会操那些的败类的。我再一次亲吻了三具穿着浸了尿液的连裤袜的女尸的全身。
  我还没有走到澡堂门口就听到尖叫声。我快步回到家。今晚可以做个好梦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